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假深沉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摄影人,首先应该是一位思想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追名逐利,摄影八股多平庸  

2012-09-26 22:50:04|  分类: 摄影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贴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追名逐利,摄影八股多平庸(宋刚明)
 

 

      1、破题:那些曾经的获奖作品多么苍白

    破题、承题、起讲、入手、起股、中股、后股、束股,现在未必有几人读得懂这说的是什么,我问过好几个人,多猜是炒股的术语。而这正是影响明清两朝科考的作文标准,也就是现代人人嘲讽,而未必知其就里的“八股文”写作程序。

    在现今中国摄影圈,只要在大展上金榜题名,几乎是一举成名天下知,其影响力之大,近于疯狂,和当年考八股文得了头名状元无异,以致个别人不惜铤而走险弄虚作假——有利益才有偷窃。

    而我以为:获奖作品如同当年的八股文,多为平庸之作。我所以有这样的感受,是源于多年前翻阅一本中国历年获奖摄影作品集。我一直以来都很崇拜这些获奖作品,当这些获奖作品集中在一起展示的时候,我却吃惊地感受到,它们是多么的苍白、做作。

     2、承题:不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

    你也许会说:“你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。”可叹的是,我也是许多大展大奖的获得者,我几乎花了二十年时间来追逐这类奖项。新中国成立40周年的时候,首届中国摄影艺术节在40年来发表的作品中评选48幅获奖作品,我有一幅风光作品《秋瀑》获奖;中国摄影家协会成立50周年的时候,《大众摄影》从50年来发表的作品中评选20幅作品,通过网络推荐(网上评选我排名第一)、专家评选,我有一幅纪实作品《采石场》获奖。我大概是这种几十年评一次的奖项中唯一在风光、纪实类都得过奖的作者。我的建筑摄影作品《徽居印象》得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影赛一等奖和中国摄影金像奖;我的新闻作品组照《戒毒女》是获第20 届全国影展纪录类铜奖;我的《赐福》还得过有“摄影奥林匹克”之称的第 27 届国际摄联代表大会黑白双年展摄影世界杯大奖;《晨曦》和《在路上》在奥地利第14届哈苏巡回展获得金牌奖和特别奖。除了没有参加商业摄影的角逐,我几乎参加过所有门类的摄影比赛,并且都得奖不低,在这方面,我应该是很有点体会的,用时髦的话讲,我是这方面的既得利益者,说这方面的坏话那等于是自毁形象。

     3、起讲:那时我们更中意“打龙”高手的作品
香港人把这类角逐叫“打龙”。中国摄影有几十年与外界隔绝的历史,从1949至改革开放,中国摄影人对摄影的认识应该是“不知有汉,何论魏晋”的状态。改革开放之初,我们引进的摄影家,就是香港、新加波的打龙高手。许多人现在抱怨,如果当年引进的是西方的纪实摄影家,中国的摄影也许是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 这是肯定的,但那是不可能的。因为任何艺术,都是一定政治背景下的产物。开放伊始,国民还没有彻底觉醒,要想超越当时的认知,那也是勉为其难的。政治是有惯性的。当时并不是没有有识之士,比如对布勒松、弗兰克、史密斯等顶尖大师的介绍,也是有的,只是没人把这类大师太当回事。我们更中意港、新那些打龙高手的作品。这是因为,这些打龙高手的作品,多为风花雪月,不涉民生、政治,对一个尚在摸索改革阶段的社会,这种不痛不痒、不针砭时弊的作品最保险。还有一个就是这类打龙高手的作品唯美,容易解读,而那些真正大师的作品,多需要一些读图能力。不怕你们笑话,我学摄影20多年后还不太读得懂弗兰克的作品,我认为那些街头乱像,有什么好的?那些美仑美奂的沙龙获奖作品多养眼。其实就是今天,那怕是那些大奖的获得者,又有几人读懂了弗兰克的《美国人》?

     4、入手:世界摄影十杰,看似公平,其实荒谬

    有人说中国摄影没有风格。一个国家的艺术作品风格,是由其民族性格和政治取向决定的。比如美国的摄影作品,就比较直接强烈,视觉夸张,美国摄影师敢用很广的镜头,24mm,甚至20mm的镜头都不在话下,他们较少禁忌;而法国摄影师的摄影作品就比较含蓄、视觉温雅,法国摄影师所用的镜头,广角很少超过28mm,多为35mm和50mm。所以美国摄影师的作品给人强烈的夸张感,我们称其为视觉冲击力,我们很推崇这种感觉,中国摄影师敢用更广的镜头,16mm、14mm都不在话下。这使我们拍摄的照片常常有一种漫画感,第一眼也许感觉新鲜,但就如同音压强烈的音乐,不耐久听;反而是法国摄影师的作品更耐看,法国摄影师的作品更像法国的红酒,越品越有味。

    日本摄影师的作品有一种压抑、甚至变态的感觉,而前苏联摄影师的作品有一种宏大述事的风格,这是由两国国民生存环境和政治理念决定的。其实中国摄影也是有其风格的,就是风花雪月,“风花雪月又百年”,就是评论家对中国摄影风格的高度概括。

    这与我们当初推崇、认可的摄影家有关。当年我们的评论家、传媒极力推介的所谓世界摄影十杰,我们集体误读了。没人告诉你,那不是专业角逐,那不过是大家凑份子,在100多场视觉游戏中,积分较高的几个人。你只要有一两张所谓好作品,又有点闲钱,反复制作,同时投向国际摄联承认的一百多个沙龙展览,如果运气好,反复得奖,其积分能到前十名,就是世界摄影十杰。看似公平,其实荒谬。

    这类展览在西方过去有一定影响力,现在基本没人把它当回事,像法国、美国这样的摄影强国,都没有全国影展,因为这样的综合展览,其评出的作品,很难反映摄影师的真实水平,特别是对个人风格的提倡。

    在那种“打龙”的评选中,你甚至可以碰出一个世界十杰来,比如你拍到一二张奇特气象的照片,就有可能反复得奖。观历年世界摄影十杰的作品,也基本都是气象奇特、色彩异常、人间难得一见的景观。遗憾的是,这一模式在中国仍有极大的影响力,比如历年的国际影展、全国影展、甚至金像奖,其获奖者基本被抬到了云里雾里。如果把这些作品集中在一起看,你很快会发现,这些作品基本是奇特天象的大集合,或者是无病呻吟的骚首弄姿。

     5、起股:其实民主是选择最低保险度

    也许有人会认为,这是因为评选不公平,有猫腻。这种情况,在中国,是有的,特别是这几年尤盛,凡大奖,比如国展、金像奖,因为有巨大的声誉;还有一些5万、10万元的大奖,有巨大的利益;评出来的作品都让人生疑。去年的中国摄影金像奖是被人揪着了,其实平遥大展、连州大展的获奖作品,又有多少经得起追问?这是一个拜金时代,这是拜金主义的必然结果,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 即使存在这些现像,这类评选,相对还是比较公平的,这是由其评选程序决定的。这些作品都是由最少3个,一般是由5、7、9或者11个资深摄影人士组成的评委评出的。之所以是单数,是因为不会出现一半对一半相持不下的局面,这应该是最为公平、民主的选拔。你也许可以买通一两个评委,你不太容易买通所有的人。

    这种评选方法其实是从民主政治中引入的,我们不能因为民主选举中有人作弊就否定整个民主选举。很多人认为民主政治是选精英,其实民主政治是选择最低保险度。这从国际政治可以看出来。丘吉尔是个个性鲜明的人,在战时,他是个好首相,而在平时,英国人就对他不放心,所以战后他没能选上首相。他显然比他的继任者有才多了,老实说我都不记得他的继任者是谁,但老丘仍是我心中的英雄。

    民主政治也不是最有效率的。英国修一个地下通道,4年也决策不下来。所以西方实行民主政治的国家,在非常时期,比如二战,多实行战时体制,就是相对集权。民主决策看似慢,因不会出大错,总在往前走,所以反而应了“不怕慢就怕站”那句民谚。民主政治其实是人类最不得已的选择中的最佳选择。

    通过这样的比喻,你也许多少明白了一点,我们平常追捧的各类摄影大赛获奖作品是怎么回事了,它其实也是最不得已的选择中相对公平的选择,但决不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 6、中股:好作品要在三等奖之后的作品里面找

    我现在因有了一点虚名,也当过那么几次评委,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状况,最后评出的作品我自己都吃惊,怎么金奖、银奖是“它”?后来一回忆,我真的投过这幅作品的票,但我的真实想法并不是把它作为金、银奖作品投的,我想其他评委也未必是把它作为金、银奖作品投的。这类作品一般四平八稳,光影效果尚好,符合一张好照片的一切章法,我认为它可以得一票,其他评委也有许多是这样想的吧。但那些有个性的作品,个人认为奇好的作品,别人就未必认可了。你想,由多人组成的评委,有的偏好风光,有的偏好纪实,还有的偏好商业,让这些人评一个他们共同接受的作品,会是怎样的一幅作品?所以最后验票,常是那种没什么个性、甚至平庸的作品得票最多。获奖作品是各方妥协的结果。以至于现在流行一句调侃的话:好作品要在三等奖以后的作品里面找。

    这从我的获奖经历也可以得到验证。我一般将自己喜欢的作品和获奖作品分开看待,这是因为,我个人喜欢的作品,太个性化,多半获不了奖。这从我二次角逐金像奖的经历也可以得到验证。第一次是第六届金像奖,选送的是20幅街头人文摄影作品,宽画幅的。我准备得极认真,也是自己喜欢的,无论从摄影的新颖性还是社会的深刻性,个人认为都超过我第七届送评的建筑类作品。但最后是这种没什么思想内涵的建筑作品获奖了。后来我给许多评委比较过,他们也认为我的前一组好,但前一组连入选奖都没评上。你会认为这是个案,其实你只要仔细比较一下历届金像奖作品,会发现,这是普遍规律。就以最近一届金像奖评选为例,有的很有实力的摄影师送了作品,其作品无论视觉语言还是社会意义都影响不小,网上也有不少人为这些参评者叫屈,但他们连提名奖都没有。我认为,这是由于获奖作品更在乎共同经验,四平八稳的作品更容易被多数人接受。

    然而就是去掉这些因素,这些沙龙获奖作品,也不是如我们的传媒,评论家鼓噪的那样,好得惊世骇俗。比如我在外国的得奖作品,评选应该比较客观,我们现在还不太有能力把关系搞到国外,别人也未必吃这套。就拿我的《晨曦》来说,我就认为是个比较僵化的作品,但我按快门的时候就知道,我拍了一幅获奖作品。当时我跟同伴说,我拍了一幅金奖作品,他们还以为我在自我鼓励,后来果然得了金奖,还是在国外得的。并不是我有神机妙算,在这里面混了多年,我太知道它们的游戏规则了,其实凡这类作品,中外评选标准都差不多。这类影赛,经营多年,已与我们过去科举的八股文差不多,有一套范式:构图四平八稳,最好符合黄金分割法;光影奇妙,越有偶然性越好;画面略有新意,千万别太超前,不然有人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 7、后股:应该清晰地为这类作品定位

    很多人也许会认为,这是评委水平差,看不出好作品。我后来与很多国展、国际影展的评委熟了,也想求证这方面的疑惑。私下里和他们聊,发现他们是很有鉴赏力的,他们的视觉认知,基本是与国际同步的。我有幅作品叫《采石场 》,获的是第十届中国国际影展评委推荐奖,是当时担任评委的李前光给的。得奖时我与他不熟,后来一次在一个桌上吃饭,我问他为什么把那宝贵的一票给了我,他说:一二三等奖好不好,不用他一人负责,因为是集体评选的,但评委奖是考验眼力的,如果不好,别人会笑话的。他还说投了多次,也没有把这幅作品投入等级奖。连中国摄协的一把手都无法将自己喜欢的作品推入等级奖系列,可见获奖作品很多时候也并不是由某个人的意志决定得了的。


    获奖作品所以成为今天这种状况,是由它的体例决定的。这就好比当年的科考文章,评选状元文章的多半是当朝鸿儒,举国应试,从唐朝到清朝,竟没有一篇文章成为文学史的经典。这些评委不是没有眼光,游戏规则如此,当文章成了八股,千人一面,就失了它的生命力,谁也不可能玩出奇巧来。就是我们今天的高考“状元”文章,几十年了,又有那一篇让人记住了?从这个角度看,想靠评选这种方法评出真正有持久感染力的作品,也只能是南辕北辙。

    当然,我们应该看到各大沙龙影展对推动摄影的普及是有贡献的。这几年,这类展览也在力图求新求变,比如全国影展纪录类作品。金像奖必须是多组作品参评,就是为了使这类评选作品更有社会意义,更能体现摄影人的真实水平。但由于这种综合展览出生时就带着“胎毒”,要想靠这类评奖推出真正的摄影家和流传青史的摄影作品,也是勉为其难。这类摄影评奖不过是貌视公平的视觉游戏,所以传媒、评论家要以平常心评介获奖作品,不要一窝风只叫好,而应该清晰地为这类作品定位。而摄影人要淡化获奖意识,去浮躁,扎扎实实的拍摄无愧于时代、有思想性的作品。伟大的作品由时代说了算,而不会由几个评委定调调。

     8、束股:该是摄影人清醒的时候了

    当年的科考,一旦金榜提名,其夸耀比今天的金像奖牛多了,那是真正的上马金下马银,但并不能掩饰其文章的平庸,其实这些人就是做官,政绩也是平平,没见彪柄青史。同样,你查一下国展金奖获得者,又有几人后来在摄影上做出了让人惊叹的成绩?我们应理性的对待获奖作品,真正意识到获奖作品的局限性。

    我个人的摄影之路,就是最好的借鉴。我花10年时间学会了“打龙”的表达方法,才发现这是一个僵死的系统;我又花10年时间忘掉这种表达方法,建立自己的摄影语系,前后20年时间,走了一条弯路。如果我不是后来10年老老实实拍摄了《戒毒女》、《采石场》、《三峡—永远的家园》、《留守爹娘》等大型专题,我的摄影史光靠那几张获奖作品撑着,显然过于苍白。

    摄影与作文是一样的,重要的是用自己独特的语言讲述人生的故事。八股文从文体来说,不是不好,它甚至是诸文体中最为合理的。开篇将文意破开,接着说明文意,起股、中股、后股、束股正式议论,以中股为全篇重心,篇末敷演圣人之言为大结,是多么好的文章结构啊。现代高考文章,不也多是套用这一范式吗?它的问题就出在僵化上,题目主要摘自四书、五经,所论内容必需据宋代朱熹的《四书章句集注》,不得自由发挥、越雷池一步。可惜的是为文不是做技术,八股文毁在人人这么写,只能这么写。文章本无定式,既然有了定式,就离死期不远了,到了晚清,“八股文”三字终成一切僵死文字的总代表。

    评奖必须有标准,八股文就是当年的评文标准,艺术如果套入了标准,必成八股。如果摄影成为八股式,同样也逃不出僵死的宿命。真所谓追名逐利,摄影八股多平庸,该是中国摄影人清醒的时候了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